週日. 8 月 14th, 2022
各國語系新聞版本:

【民生好報記者  范麗玉  新竹報導】

【人物專訪  王一大老師  小科學大教室】

王一大老師一直在趣味科學領域專研,他就是不死心。

他不想跟其他老師一樣就這麼屈就於升學主義、進度、家長期待、填鴨至上……他前幾年一直在摸索如何學習科學的方法,一直跟自己對話,也曾試著說服自己隨波逐流就好了,何必這麼辛苦,跟補習班升學導向唱反調,工作也沒了,只能重新開始,尋覓知音,找跟自己有相同科學教育理念的合作夥伴。

過去的科學學習是一場惡夢

他在小學五年級時隨父親留學至美留學,那裡的教育文化帶給他不少的衝擊。

王一大說:「回到台灣後,在求學的過程中不甚順利,國中時未將心力好好用於課本上,因此高中未考好,在台北市延平補校就讀,大學也勉勉強強考上文化大學(物理系)。在大學念物理時,老師是採用傳統講述式授課,且上課時老師往往只強調數學的推導,卻少提及背後隱含的物理概念,因此常常需要自行思考。有時不知道想的對不對,跑去問老師,才逐漸將部分的概念弄清楚,不僅成績不見起色,對科學的興趣亦在過程中逐漸磨滅。」

他喜歡科學,但卻不是頂尖的資優學生,而在整個求學的過程一直受到挫折,尤其是老師講述式的教學,當下更是讓他囫圇吞棗無法思考,老師教學之後,他要花很多時間自己去反芻,但要經過問答溝通,才慢慢理解,可是時間不等人,考試日期就是擺在那邊,他想要讓自己好好準備的時間都沒有,等到的只有令人氣餒的分數。

被啟發後的科學覺醒與快樂

王一大說:

「進入研究所後,幸運地遇到了游漢輝老師,老師雖是「大刀」(每學期幾乎都當掉三分之一的學生),教學上卻是一位非常注重「物理」的老師,數學背後的物理,才永遠是老師的教學目標,這不僅影響了我日後的教學風格,老師對學生的公正與關愛,亦影響了我日後對學生的態度。」

物理就是在霧裡悟理,王一大遇見了生命中最美麗的科學邂逅,一位老師讓他開始覺悟到原來學習科學並不是數字計算遊戲,而是背後結合日常生活所有一切物體的運作觀念,他開始思考一些事情,自己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愛也開始萌芽。

王一大遇見研究所的恩師 -游漢輝老師,科學腦袋才開始開竅。

從工程師轉型變成科學老師

研究所畢業後,王一大曾當過短暫的工程師,但最後自己仍然選擇進入了教育界。

在教學過程中,王一大常希望能將自己長期反芻過的科學概念帶給學生,並讓學生對這些概念「有感覺」,而非只停留在紙上談兵。故隨後他就到交通大學修習「科學教育」碩士班課程與「中等教育師資培訓」課程。除了這些當教師必備的資格之外,也積極主動去認識科學教育上的先進,去學習如何「做中學Learning By Doing」。

王一大說:

「這些過往經驗,使我能將經驗與理論結合,並透過動手做的方式,引導學生一步步地對科學概念『有感覺』。」

王一大老師以各式各樣的創意教學,向小朋友說明自然課本中的科學概念。

 

王一大老師想對現今家長和教師們說

科學知識是人類觀察大自然後所提出來的解釋。因此在科學教學中,理想的教學方式,是老師透過引導(其中最重要的是「提問」,老師是否能提出「好問題」,關係著整個教學品質。),讓學生經歷類似科學家的探究過程。學生在有品質的探究過程中,不只學習到知識怎麼用,也理解到知識是怎麼來的,這對於學生理解科學的本質,至關重要。除此之外,學生亦可經由探究的過程,培養獨立思考、溝通…等能力。

在實際教學過程中,會盡量先以一個容易使學生產生認知衝突的小實驗開始。在做小實驗之前,會請學生先對結果做預測,並盡量說明理由。當學生看見實驗結果後,也會請學生試著說明(或者猜猜看)其原因。這樣做的目的,除了使學生意識到自己的迷思概念以外,還希望能引起學生的學習動機(好奇心)。

接下來的教學過程,學生可能會開始問我問題(如果學生是小學生的話…),不然,則我開始會問他們一些問題。針對在課堂中穿梭的各種問題,會盡量以實驗的手法回應(如果實驗不是太危險,或學生人數不是太多時,都會盡量準備材料讓學生自行嘗試。),不然則是透過學生已知的自然現象反問他們。基本上,「提問」會是整個教學過程的主軸。

如果學生在經過一番咀嚼後,最後仍無人能提出合理的說明,我會以學生當時的反應與教學節奏為準,盡量適時地給他們一種豁然開朗的感受。如果學生經過引導後,能自行提出合理的解釋,我就會看著他們笑,享受此刻的成就感。

王一大老師帶領孩子們從馬鈴薯中萃取澱粉,並用碘液去觀察。

 

王一大帶領孩子們實驗開始前,向他們說明酒精燈的原理及操作方式。

王一大想大聲對學習科學的孩子們說

想讓他們知道,

學習本身就是件快樂的事,這件事其實他們小時候就知道,只是因著一次又一次的考試而淡忘了。

想讓他們知道,

他們現在的想像力有多麼重要,因為當我們要解決一個問題時,最重要的就是「點子」,而點子就是想像力!

想讓他們知道,

溝通與表達有多麼重要,因為這是我們賴以生存的重要能力。

想讓他們知道,

勇氣很重要,因為勇氣就是機會。

好想讓他們知道,

他們是非常有價值的,因為真正的價值不是我有多厲害,而是我能為別人付出多少。

因為,當他們知道這個,他們就知道如何快樂。

教育最重要的價值是「啟發」。需要千里馬也需要伯樂。

一大老師在示範一個有關植物滲透作用的實驗,他上起科學課,總想帶給孩子們許多驚喜和開心。

 

王一大老師的工作經歷

自踏入杏壇至今,約有11餘年。約有二年國小教學經驗、十年國中教學經驗、四年大學教學經驗,另外還有約三年時間,於暑假期間,為新竹縣各國中科學夏令營講師。在過去這段時間中,為增加對台灣教育現況的了解,曾在偏鄉型與都市型學校任教,體制內與體制外學校任教,國小、國中、大學任教,因此對台灣教育現場的問題,亦有自己的心得。

一大老師der小科學大教室(主要教學區域: 新竹地區)

小科學:每次講一點小科學

大教室:自然界是一個大教室

聯絡方式: Line Id itawang115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