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6 月 18th, 2024

【新民生報記者 玉女 /台中報導】

《舞蹈風景》亞洲舞蹈影像共製計畫,由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於2021年發起,攜手臺中國家歌劇院、衛武營國家文化中心與香港大館-古蹟及藝術館,以舞蹈影像呈現藝術家的當代關注,以及各地多元文化面貌。今年《舞蹈風景》4場館新製作《我・我們》、《沖流》、《我在,不在?》、《當下》4部影片,從攝影師細膩的鏡頭觀看舞者演繹人與靈的對話、人際關係、生命中的悲歡離合與變遷。3月4、5日將於歌劇院角落沙龍連續放映,免費入場。

歌劇院委託創作《我・我們》靈感來自排灣族傳說,人死後到神靈界會經歷3次死亡,第1次變成百步蛇,第2次變成鷹,第3次就變成水。導演何孟學說,故事假設一名獵人陷入夢境,和他的前幾世及族人們的靈魂,變成百步蛇又化為老鷹,利用燈光、特殊化妝,營造強烈的視覺效果、宛如夢境的感覺;編舞家布拉瑞揚表示,傳說文本透過導演的分鏡和運鏡變得更豐富,舞蹈也透過影像設計,希望和觀眾產生連結。

衛武營委託創作《沖流》,以海浪撲上沙灘的自然景象作為靈感,映照人際關係中彼此相互影響,不斷循環。身兼導演、攝影暨剪輯的駱思維表示,他在36歲從舞者轉為影像工作者,《沖流》是他的首部創作,也是一部陪伴他整理自己的回憶錄,希望觀看的朋友都能在艱難的人生裡,找到繼續前行的力量。

濱海藝術中心的委創《我在,不在?》則透過一間房子見證生離死別,導演鄧寶翠說,生命通過各式各樣的動作彰顯出來,而房子就像我們流動身體的集體延伸,在狹窄的空間裡承載著悲歡離合;編舞暨舞者蔣佩杉表示,作品靈感源自記憶與經歷,挖掘了被歲月隱藏的創傷;渴望在面臨拆毀的家留下記憶的痕跡,但無意抹滅原有的存在。

香港大館的委創《當下》,通過當代舞、踢踏舞與原創音樂的多元創新結合,講述受困於疫情失業、身體受傷的男女舞者,從他們身上映照芸芸眾生表面不同、本質如一的受困境遇。導演萬幸說,過去無法改寫,未來無法揣度,人生本是無常,順境、逆境、唯有回歸當下,才能尋獲心中一方樂土。

3月除了《舞蹈風景》外,布拉瑞揚舞團同名舞作《我‧我們》第一部曲,也將於3月24日至26日在中劇院世界首演,3月4日至4月5日歌劇院「光之曲幕」沉浸式投影,也將由影像藝術家徐逸君操刀,以新媒體呈現《我‧我們》的多元樣貌。

香港大館的委創《當下》,通過當代舞、踢踏舞與原創音樂的多元創新結合。_香港大館–古蹟及藝術館提供
歌劇院委託創作《我・我們》靈感來自排灣族傳說,人死後到神靈界會經歷3次死亡,第1次變成百步蛇,第2次變成鷹,第3次就變成水。_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衛武營委託創作《沖流》,以海浪撲上沙灘的自然景象作為靈感,映照人際關係中彼此相互影響,不斷循環。_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濱海藝術中心的委創《我在,不在?》透過一間房子見證生離死別。_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提供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By 玉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