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2 月 23rd, 2024

【記者廖宥婷/台中報導】

人工智慧(AI)領域正夯,自聊天機器人ChatGPT走紅後,包括特斯拉首席執行長馬斯克等科技專家,都曾多次提出暫停巨型AI實驗的呼籲,理由是目前沒有人能理解、預測或可信地掌控這些強大的數位心智!謝杰樺╳安娜琪舞蹈劇場《肉身賽博格》將於4月22、23日在歌劇院全球首演,即時反映了藝術家對AI掌控世界的焦慮。

經過AI演算而成為舞台上的「第4位舞者」,與3名舞者即時共舞,這考驗3位舞者的舞蹈構作與「人腦演算」能力_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成立於2010年的安娜琪舞蹈劇場,團名Anarchy為「無政府狀態」之意,期許成為不斷地推展舞蹈的想像、創造多元觀看與理解的推手。曾受邀赴荷蘭TodaysArt藝術節、南法CHRONIQUES數位想像雙年展、奧地利林茲電子藝術節演出。

安娜琪舞蹈劇場曾受邀赴荷蘭TodaysArt藝術節、南法CHRONIQUES數位想像雙年展、奧地利林茲電子藝術節演出。_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安娜琪舞蹈劇場藝術總監謝杰樺表示,2年前疫情顛覆全球,加速數位科技融入日常生活,頻繁的線上會議、無數個數位分身,曾令他備感焦慮,「當未來的世界與AI徹底融合,眼前所見不再是絕對的真實,我們究竟會如何與AI『在一起』?」

謝杰樺╳安娜琪舞蹈劇場《肉身賽博格》記者會精彩片段演出_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肉身賽博格》從讓AI捕捉舞者肢體啟動,後來發現AI捕捉到的跟實際可能有落差,當3名舞者肢體重疊時,現實的三頭六臂,AI判讀下可能成為「一個人」,因而延伸出新的探問:當我們與AI的溝通不再是透過語言、文字和肢體,而是透過數據、程式碼與像素分析時,在AI的理解中,人類會是什麼樣子?

謝杰樺╳安娜琪舞蹈劇場《肉身賽博格》記者會精彩片段演出_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舞台上將以大大小小的螢幕串接舞者的身體,呈現出數位分身與真實肉身的對比。謝杰樺說,化妝時照鏡子,和透過手機前鏡頭加螢幕「照鏡子」,以肉眼而言看似相同,但其實前者是光折射與像素分析的成像,手機螢幕則是經過運算的數位分身,這點會在舞作中反覆探索。

謝杰樺╳安娜琪舞蹈劇場《肉身賽博格》記者會精彩片段演出_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謝杰樺也分享,演出分成5個章節,從大量的數位介面蔓延人類生活開始,第1個章節透過線上數位空間,展現身體適應線上數位空間的表達;接著,螢幕成為「我」的數位身體展現,肉身開始有了三頭六臂,體現數位身體的變形與整合。

謝杰樺╳安娜琪舞蹈劇場《肉身賽博格》記者會精彩片段演出_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下半場從螢幕身體的編碼、解碼過程開始,當AI介入時,身體有了一個全新的流動樣貌;接著所有劇場裡的技術、螢幕的顯像都可以成為自我身體意志的延伸,擴大成一個巨大的身體;最後則以一場精彩的獨舞,展現一具懂得如何處理數位型態的嶄新肉身。

謝杰樺╳安娜琪舞蹈劇場《肉身賽博格》記者會(左起)科技技術統籌王伯宇、導演暨編舞謝杰樺分享節目創作理念_臺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謝杰樺聯手當若科技藝術,將線上、現場互動席的觀眾影像等資料,經過AI演算而成為舞台上的「第4位舞者」,與3名舞者即時共舞,這考驗3位舞者的舞蹈構作與「人腦演算」能力,讓她們的舞姿同時存在肉身與數位分身的表現性,更透過動態捕捉與AI展開即興共舞。

 

「隨著AI持續運算學習,每次演出都會不一樣。」科技技術統籌王伯宇表示,如何讓AI把人「畫出來」是其中最大的挑戰,為了能在劇場中即時呈現AI的演算,當若科技藝術運用了超過4萬張舞者照片來訓練AI的演算辨識能力。

 

《肉身賽博格》的演出將來回穿梭於真實劇場與虛擬影像之間,除了劇場觀眾席外,也增設如搖滾區的「現場數位互動席」,讓觀眾體驗線上與現場舞台的即時互動,透過不同視角的任意切換,體驗數位時代中肉身與世界接軌的忙碌與混亂。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