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5 月 20th, 2024

(記者 江文賓 台中報導)

中華兩岸文經協會在5月2日下午世界新聞自由日前夕,於台灣大學農業陳列館三樓勤農講堂舉辦聯合國世界新聞自由日30週年-「台灣不能只有一種聲音」媒體座談,邀台灣大學教授林如森、玄奘大學教授李承中、台灣好報吳軾子、台灣電報江文賓、台灣新生報劉小玲、台灣華報林獻元、指傳媒張世昌、兩岸好報林國華、中時新聞網王雅芬等學者及資深媒體從業人員,產學一起針對五項議題進行交流,以行動支持新聞自由。

今年剛好是聯合國世界新聞自由日30週年,世界各地及紐約都有舉辦系列慶祝活動。紐約市亦將於5月1日至4日期間舉辦約40場聚焦新聞自由的活動。這些活動由世界新聞自由日的民間社會組織、大學、媒體自由網絡、其他駐紐約的組織和國際組織響應主辦。

中華兩岸文經協會在5月2日下午世界新聞自由日前夕,於台灣大學農業陳列館三樓勤農講堂舉辦聯合國世界新聞自由日30週年-「台灣不能只有一種聲音」媒體座談(照片/中華兩岸文經協會提供)

每年的5月3日是世界新聞自由日(World Press Freedom Day),由聯合國創建,除提高新聞自由意識,並提醒政府尊重和提升言論自由的權利。最近幾年台灣因為政治立場分歧的惡鬥,從檯面下的較勁變成檯面上的打壓,從統獨之爭到藍綠之鬥,站在監督的立場的媒體動輒得咎,NCC中天電視及TVBS就是一個最典型的案例。媒體不要認為只要不多言,避談政治,就能趨吉避凶,更何況新媒體與自媒體盛行,有目的龐大水軍帶議題風向追殺可是只要一眨眼的時間。言論自由不再是媒體從業人員的事,AI時代人人都是自媒體,不久的將來都會是自己的身邊事。

座談會回應最多的議題是在臺灣標榜為「獨立機關」的通傳會(NCC),為了否決給予中天新聞台換照,以「連續追殺」的方式不斷裁罰,經中天提告後,目前已有8案遭撤銷,其中更有2案勝訴免罰確定,顯示NCC處理中天案過程已嚴重違背正當法律程序,硬是要罰中天,連法院都看不下去,批評NCC對中天處分違法,一再打臉NCC。

台灣大學林如森教授於總結發言時表示:如果把主委陳耀祥當成一個捍衛民主的投手,那連續九次暴投,蔡英文總統還要讓他當一個重要的投手?(照片/中華兩岸文經協會提供)

台灣大學林如森教授於總結發言時表示:「蔡總統經常講民主,可是在臺獨意識很強烈之下,只要是親中就好像是個賣臺,這不對。在香港反送中暴亂的時期,大概兩年前就開始炒作亡國感,也就是說芒果乾,以恐懼性訴求來達到抗中反彈的目的,是真的民主真的新聞自由嗎?」「韓國瑜選舉的時候,把中天把它看作是一個親中的一個洪流打壓」。「索性我們法院還是有民主的良知,裁決NCC連9次敗。NCC作為媒體監管單位,照理應該是捍衛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這是非常崇高的一個任務,要面對民主自由的良知,現在連九次的敗訴,NCC主委陳耀祥還能不動如山,那如果把主委陳耀祥當成一個捍衛民主的投手,那連續九次暴投,蔡英文總統還要讓他當一個重要的投手?這樣出賣民主的思維,老百姓、閱聽大眾真的看得下去嗎?這是我今天來這麼重要聯合國新聞論壇,我自己的抒發及感言」。

台灣好報吳軾子以順口溜做開場「我是黨的一條狗,為黨守在家門口,要我咬誰就咬誰,要咬幾口就幾口,我們台灣這些綠的媒體不就是這樣嗎?」讓現場與談人會心一笑。他表示「現在很多比較公正客觀的媒體已經產生了自我恐懼、自我審查 ,我在馬祖的YouTube節目,每天都有廣播,我前年和去年分別遭受到被政府單位蔡和蘇搞,但是還好運氣好都給我不起訴。」「很可惜的是我看到很多這些媒體,現在非常恐懼,過分自我審查之後,就會影響到你原來要報導的新聞的價值性,我希望大家呢要勇敢不要害怕任何壓力。」

NCC於2020年底對中天新聞台做出不予換照的決議,引發外界質疑有第四隻手介入NCC,言論自由只對掌實際權力的官員有限制,因為他們的言論就是權力實施的一部分。中天電視因此製作「誰謀殺了言論自由」系列報導,系列四為《違背憲法保障的正常法律程序 硬罰中天》。報導指出,中天從被關台的前一年起,2019至2020年就被裁罰了1000多萬元,多是政治類新聞;反觀其他頻道無論犯多大錯誤都被輕輕帶過,明顯「雙標」的舉動除讓大批街訪民眾看不下去,直呼「不公平」,也讓法律學者直搖頭。

難怪普羅大眾質疑中天「關台」就是打壓新聞自由。截至今年四月目前NCC裁罰中天新聞台官司已獲9連敗訴,算是還中天一個公道。對此中天回應,感謝司法還中天正義與公道,司法判決書揭露NCC違法濫權硬罰中天事實俱在,NCC已九連敗,足證二○二○年關中天的基礎不復存在,此凸顯NCC當初審理中天關台案之粗暴,缺正當性與合理性,中天將持續循司法途徑爭取平反。

玄奘大學教授李承中從產業面說,「2016年這個網路媒體的廣告量首次超過電視媒體之後,電視媒體的經營就更為困難」。(照片/中華兩岸文經協會提供)

玄奘大學教授李承中從產業面說,「2016年這個網路媒體的廣告量首次超過電視媒體之後,電視媒體的經營就更為困難」。「但是臺灣就那麼小,在市場這麼小的狀況之下,如何能夠讓這些媒體繼續活下去?所以誰掌握了資源,誰能夠讓電視臺繼續活下去?」當政府掌握了一個大筆預算之後,很多的電視臺,基本上我們可以看到,在早期很多電視臺的背景並不是綠營人士,但是我們這些媒體為了繼續活下去,為了搶食政府大餅,既然市場上的大餅搶不到,那只好搶政府預算,所以第二第2個層面我們就談,「在市場機制的導引之下,大家搶食了政府的預算。在拿政府預算的狀況之下,變成大家向綠營靠攏,這是一個另外一個面向很實際的一個狀況」。對於爭議不斷的NCC,末尾李承中以一首打油詩做總結:「曾經忝為人師,如今淪為人臣,爲虎作倀,甘做政府打擊新聞自由的黑手,讓台灣成為一言堂。」

在假新聞議題部分,中時新聞網王雅芬認為:過往,人們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是各式新聞媒體,隨著科技演化,閱聽人隨時可透過數位平台自行取用,甚至搭配演算法做投放,在網路上使用的每個關鍵字與連結都會讓自己關注議題的同時,暴露在有心人士所設好的議題中,並透過通訊軟體快速傳播。假新聞防不可防?不只有台灣,歐美國家亦有假新聞事件,權責機關處理方式各有不同,媒體從業人員除了自律之外,很重要的一點不要被金錢收買,協助龐大利益集團或有權力定生死的機關透過預設議題散佈有期望與帶目的的言論。中天下架後,近日吵得沸沸揚揚的鏡電視,背後是否有隱情?值得媒體持續關注與從業人員深思與自律。

台灣好報吳軾子:過分自我審查之後,就會影響到你原來要報導的新聞的價值性,我希望大家呢要勇敢不要害怕任何壓力。(照片/中華兩岸文經協會提供)

此外,據悉立委洪孟楷質詢時指出,NCC編列的訴訟與法律諮詢費總預算從2018年的150萬,到2023年已經變成1,310萬,是成倍數成長。NCC主委陳耀祥表示部分官司是「被迫回應」,官員解釋「也不是只有中天的案子」。以訟止訟的獨立機關獨立?洪孟楷表示,陳耀祥任內官司越來越多,需要「以訟止訟」,陳耀祥答詢時則回應,因為NCC大多是被告,「NCC是被迫回應」,因此必須提列訴訟費及法律諮詢費預算,而這些誇張爆增的預算皆是納稅人的錢。

宋智忱理事長表示:中華兩岸文經協會期待新聞自由日不止是口號,期待台灣有更好的媒體環境。在別具意義的聯合國世界新聞自由日30週年,呼籲「台灣不能只有一種聲音」媒體不應被打壓形成寒蟬效應,媒體應發揮第四權功能,嚴格監督政府部門,並透過報導給人民完整知的權利。政府部門與權責機關應站在保護從業人員立場,而非以訟止訟的一味打壓讓社會陷入瀰漫的沈默螺旋。上樑若不正下樑能正?面對不良媒體環境,媒體人員除了是一位自律的守門人,更應該不畏強權說應該說的話,揭露黑金黑手內幕扮演好第四權的監督角色,為台灣創造更好的未來。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